央国企清理参股金融机构股权进程加速:今年以来已有7家涉及这些企业!
发布时间:2024-07-11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截至6月,今年已有7笔大型央国企的金融股权被清理,包括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中煤集团等旗下的子公司纷纷在产权交易平台挂牌出售其参股的金融股权,涵盖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多个领域。   日前,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时提到,要深入贯彻落实《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央国企清理参股金融机构股权进程加速:今年以来已有7家涉及这些企业!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截至6月,今年已有7笔大型央国企的金融股权被清理,包括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中煤集团等旗下的子公司纷纷在产权交易平台挂牌出售其参股的金融股权,涵盖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多个领域。

  日前,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时提到,要深入贯彻落实《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问责规定(试行)》,立足出资人定位,修改完善中央企业金融业务监管制度。突出严的基调,做到“长牙带刺”、有棱有角;压实企业主体责任,以巡视整改为契机,持续督促企业针对风险问题逐项落实整改措施,切实守住风险底线。

  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随着新政策的出台,央国企的金融投资行为将受到更严格的监管。此举首先为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减少央国企参与金融业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其次,强化国资监管,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通过规范央国企的金融投资行为,避免资源错配,提高资本运作效率;最后,推动央国企聚焦主业,避免过度多元化导致的核心竞争力分散,促使企业回归并强化主营业务,增强核心竞争力。

  其实,自2023年年底起,鞍钢集团、中国船舶、大唐集团、国机集团、中国建筑等多家央企纷纷启动金融股权清理工作,呈现出一波清理金融股权的浪潮。

  具体而言,鞍钢集团子公司本钢集团挂牌转让本溪银行股份;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和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则合力转让华泰保险880万股股份;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也挂牌转让了富滇银行大量股份;国机集团所属一拖股份同样转让了中原银行股份。

  此外,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国网英大国际控股集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所属企业三家企业也参与了汉口银行股权的转让。这一系列动作表明,央企正加速调整金融股权结构,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运营效率。

  1月2日,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旗下的经纬纺机近期有2200万股西藏银行股权进入拍卖期;1月15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宝胜集团拟转让江苏宝应农村商业银行的全部股份。同日,中煤集团也有动作,其所属的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拟转让山西山阴农村商业银行20%的股份,底价为1.88亿元;此外,中煤集团还计划转让中诚信托约3.39%的股权和中煤财产保险8.20%的股份。

  会议提出,从严控制增量,各中央企业原则上不得新设、收购、新参股各类金融机构,对服务主业实业效果较小、风险外溢性较大的金融机构原则上不予参股和增持;做好风险防控,更多采用信息化手段,努力做到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暴露、早处置,对因违规或失职造成重大风险损失的进行追责问责,对涉及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及时移送相关纪检监察机构查处。

  记者注意到,2023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后,央企参股金融业务进入收缩期,多家央企开始清理退出金融股权,此举旨在加强风险防控,回归实体经济本源。

  2023年9月,国资委出台《国有企业参股管理暂行办法》提出,除战略性持有或培育期的参股股权外,国有企业应当退出5年以上未分红、长期亏损、非持续经营的低效无效参股股权,退出与国有企业职责定位严重不符且不具备竞争优势、风险较大、经营情况难以掌握的参股投资。

  2023年11月6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提出,国资央企要坚守发展实体经济的责任担当,坚持问题导向,加大监管力度,坚持回归本源、聚焦主业,着力严控增量,切实优化存量,立足发展与企业产业特点相符合、主业需求相配套的金融业务,提高为主业提供服务的金融业务占比,提升服务主业实业的能力和水平。

  2023年12月1日,国资委党委推进中央企业巡视整改专项治理工作专题会议强调,要聚焦“四个领域”,即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坚决防范化解中央企业金融板块业务风险问题。

  此外,在国企改革深化提升行动中,国资委对产业集团下属的金融业务提出三个“一批”,即“清理退出一批、优化整合一批、有序发展一批”。

  在余丰慧看来,央国企方面将面临更严格的金融业务监管环境,需要剥离非核心金融资产,这可能导致短期内的财务调整压力,但长期有利于企业资源优化配置,降低资产负债率,提升主业竞争力。同时,央国企需建立健全风险防控机制,增强合规意识,提升内部管理水平。

  “金融机构方面,部分金融机构可能会失去来自大型央国企的资金支持和品牌背书,特别是那些依赖央国企股东背景的小型或问题金融机构可能面临更大的经营压力;此外,也促进了金融市场公平竞争,避免了因央国企参股而可能产生的市场扭曲,有利于金融机构提升自身竞争力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整体来看,这一政策推动了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互动,有利于构建更健康的金融生态体系。”余丰慧进一步表示。